环球深观察丨种族不平等状况尚未改善 有美国人已想抹掉那段历史

环球深观察丨种族不平等状况尚未改善 有美国人已想抹掉那段历史

环球深观察丨种族不平等状况尚未改善 有美国人已想抹掉那段历史

央视网 尼尔·桑托斯是美国得克萨斯州休斯顿市一所公立中学的历史老师。以往,讨论种族不平等问题是他教学计划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他的学生总是会好奇地问一些诸如乔治·弗洛伊德之死或是国会山抗议等时事问题,希望把这些事件与美国历史上的其他片段联系起来加以思考。

然而,得州州长格雷格·阿博特最近签署的一项旨在限制涉及种族主义课程的新法案,或许会让得州师生今后进行类似的交流变得“不可能”。

△美国广播公司(ABC)报道截图

“这是在强迫老师对学生撒谎”

尽管遭到很多教育界人士的强烈反对,得州州长阿博特仍在本月早些时候签署了一项新法案,以限制公立学校教授有关“批判种族理论”的课程。相关新规定预计于9月实施,得州也将因此成为最新一个禁止在课堂上讨论种族问题的州。

得州教师协会发言人克莱·罗宾逊就此批评说,这一法案将使那些至今仍对美国民众生活有影响的重大历史事实遭到人为掩盖,“老师和学生需要也应该知道关于我们的历史、文化以及问题的全部真相”。

△《达拉斯消息报》报道截图(题图为得州州长阿博特)

美国全国教育协会主席贝基·普林格尔担心,限制批评种族歧视教育的不诚实做法会抹去美国历史中的重要片段,使有关非洲裔的基本历史被边缘化。“相关新规定等于是强迫老师对学生撒谎”。

事实上,除得州外,美国至少还有另外25个由共和党人掌控的州也已通过或正在推进类似法案或法律。

《纽约时报》刊发题为《共和党人扰乱美国学校》的文章指出,在一场已经蔓延到美国教育系统的战争中,地方、州和国家各级政治机构中的共和党人正试图阻止教授涉及“批判种族理论”的课程,以防止“向儿童灌输美国天生邪恶的观念”。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

“批判种族理论”作为美国一个思想和学术流派,试图解释贯穿于美国法律和历史的系统性种族主义如何继续以各种不平等形式影响当代美国。然而,该理论从一开始就遭到深受白人至上思想影响的保守政治势力的猛烈抨击。

为封杀“批判种族理论”,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曾于去年大选前夕签署行政令,宣布成立所谓“1776委员会”,以“停止对美国学生灌输激进思想”,促进“爱国主义教育”。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特朗普政府的“1776报告”如何扭曲种族主义和奴隶制历史。

虽然拜登在上任伊始撤销了特朗普的行政令,但它对右翼政治势力的影响依然深远。据“美国媒体事务”组织记录,自2020年年中以来,保守派媒体福克斯新闻针对“批判种族理论”的负面报道激增,仅在今年4月就达到235次。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

《赫芬顿邮报》评论称,得州的最新立法比其他州走得更远,将阻止学生参与任何形式的政治活动。对此,有民主党州议员批评说,这是为了“美化美国的种族主义和白人至上主义遗产……将在全州的社会研究和教育界产生寒蝉效应”。

△《赫芬顿邮报》报道截图

“现有体制不会带来真正公平”

正是在保守派政客的政治操弄下,普通美国人至今对本国的种族主义历史知之甚少。

今年是美国塔尔萨种族屠杀100周年。百年前,一群白人暴徒袭击了俄克拉何马州塔尔萨市繁荣的非洲裔社区,纵火烧毁了数十个街区,杀害了数百名非洲裔居民。然而,在屠杀发生后的漫长岁月中,很多相关记录逐渐丢失,屠杀受害者也从未得到赔偿。

就在上个月,俄州州长、共和党人凯文·斯蒂特签署了一项法案,禁止该州公立学校教授“批判种族理论”。这意味着,即使塔尔萨种族屠杀的历史是学校课程的一部分,教师也不应让白人学生感到“内疚”。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

当地时间25日,非洲裔美国人弗洛伊德遭跪杀案的被告——白人警察肖万等来了最终量刑结果:22年6个月监禁。但很多美国民众对此并不满意,认为美国根深蒂固的系统性种族主义不会因此而改变,“这次宣判仅仅是一个开始”。

△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明尼苏达频道:对于肖万的量刑结果,美国民众心情复杂。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对肖万最终量刑前一天,纽约布鲁克林一座弗洛伊德纪念雕像面部被人用黑色喷漆污损,雕像基座还被印上了白人至上组织的标识。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截图

这一恶行引起当地各界的愤怒和谴责。同时它也从一个侧面表明,弗洛伊德案引发的反种族歧视浪潮并没有带来真正的种族清算,处在白人至上思想包围中的非洲裔美国人在可预见的将来仍无法摆脱延续了几个世纪的受歧视地位。

其实早在弗洛伊德案4月宣判后,就有不少冷静的学者点到了要害。

聚焦教育信息的“高校情报”新闻网曾发文指出,正义也许暂时占了上风,但要消除美国生活各个方面根深蒂固的种族不平等状况,包括高等教育等领域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高校情报”(insidehighered)新闻网站截图

南加州大学种族与公平中心负责人肖恩·哈珀当时就看到了教育对于清算美国种族主义历史的重要作用:“弗洛伊德之死和随后发生的抗议浪潮有助于让我们理解,我们需要从反对种族主义的角度来规划我们的政策和课程。”